更新訊息

日記帳 for Android 更新 - 20130719
1. 增加項目小計功能;
2. 取消資料庫匯入功能(目前此功能常造成程式錯誤,待有更好的實作方式時,再重新上架)。

2007年3月26日 星期一

時間的洪流

車道上的光影,記錄著時間的流逝;宛如巨大的洪流,呼嘯中奔馳而過。

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

好學不倦;活到老,學到老

從三月份開始,我參加永和社大的攝影社,學習一些攝影的技巧。這篇文章的標題並不是在說我自己,而是班上那些「阿公」級同學,他們好學的精神,真的不輸給現在的年輕人。看到他們上課時專注的神情,讓我覺得自己得更用功才行。索性就用晚上學到的新技巧(對我來說…),拍下這張照片。

2007年3月15日 星期四

新版開...啦啦啦!!

新版開、沒內容,所以不要以為到錯地方。

以後我會把我拍的照片,全部都往這裡丟啦!就醬~。

2007年3月10日 星期六

十分天燈(下)

天還沒暗,已經開始有人放起天燈了。商人嘛!總是要給自己的商品搞些噱頭,才能吸引人潮、創造買氣。於是這些店家就把他們賣出的這些天燈下方,再多掛一串鞭炮。鞭炮聲是蠻吸引人群的目光啦!可是被掉下來的鞭炮炸,感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(不知道那個坐在路邊吃東西,卻被掉下來的鞭炮亂炸一通的小姐,她的心理有什麼感覺?)

這裡的天氣不太穩定,時陰時雨,讓我很擔心我的相機會受潮壞掉。不過也就是具備這樣的條件,所以平溪、十分很適合放天燈吧!山裡相當潮濕,就算天燈沒燒完掉到樹上,也很難整個燒起來。一直到現在,我並沒有忘記我那咕嚕咕嚕叫的肚子,所以我跟阿銘繼續我們的覓食之旅。往回走在老街的路上,我注意到了一個很特別的現象,到處都能夠看到越南籍的女孩(特徵很好認,一看就知道是越南來的)。找個外籍的老婆,這種事情在台灣,似乎已經成為一個很普遍的現象,越是中下階層的家庭就越容易發生,而且鄉村的比例要比都市高上很多。可以預見的未來,台灣的社會及人口結構,將會形成新的型態,發展出新的人口族群。

我不知道這事是好是壞,我只是好奇,台灣的人口結構基本上還是維持一比一的比率,為什麼還需要引進這麼多外籍新娘?或許是現在的台灣女性比以前更有自己的想法,喜歡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,不再受到傳統家庭的拘束吧!當然,想結婚的女人似乎也變少了(苦笑)。 :P


懶惰的我,讓這篇遊記整整閒置了一個多禮拜還沒有寫完。

這天的天氣並不是非常的穩定。為了躲雨及保護相機,我和阿銘兩個人,整個下午都在「拿相機」跟「收相機」之中渡過。我們真的很擔心,萬一雨勢不停,那今天晚上的天燈拍攝活動該怎麼進行?還好天公做美,莫約下午五點左右,雨不但停了,天還放了晴,讓我在日落前,從雲縫中看見它溫暖的笑容。

隨著聚在會場的人越來越多,活動志工也開始進行採排活動。大概是近下午六點的時候吧?!他們抬出了一個小豬天燈,開始進行今天晚上的天燈試放活動(這個小豬天燈也是我覺得最有特色,也是最可愛的一個,其他的活動主燈都只是傳統造型,嚴格講,沒什麼特別的!)

隨著天色越來越暗,聚集在活動廣場的人也越來越多。我看到不少從後方(老街方向)飛來的天燈,夜越是晚,天空也就越是漂亮。主辦單位找來了呂秀蓮來當貴賓,莫明其妙的鬼扯蛋了一番,言不及意的浪費大家的時間(所以可以直接忽略這段)。好不容易等她鬼扯完了,第一波天燈準備升空;在總指揮的一聲令下,上百個天燈分別帶著不同的願望同時飛向天空,景象不但壯觀,更是令人感動。在這個同時,我的相機、阿銘的相機、一群不知名攝影者的相機,是數位消費機也好,是單眼DSLR也行,莫不卯足了勁、拼命的啟動快門,記錄著這個景象。

拍攝天燈真的不簡單,除了光線不足快門得放慢以外,移動的天燈更是沒有辦法好好的對焦,結果第一波拍出的感覺並不理想。不過沒關係,今天來就是要拍天燈的,我們排第七波,至少還有四波可以拍。我把相機切換到手動模式,同時也把快門調至1/30、光圈f/1.8試試運氣吧!等了一陣子,輪到第二波的天燈施放。這次我選擇不再使用延遲快門,反而使用連拍模式來做操作。做了之前的一些修正後,這次的結果的確讓人滿意多了。

可能是遇到冷空氣的關係吧!?在第五波天燈施放的時候,全部的天燈還沒有升上天空,就逐一降到地面。施放這波天燈的人,可能會很嘔吧!越是到後面幾波,施放的速度就越快,很快就輪到我們了。我寫下了我的願望,心中滿懷期待;看到天燈冉冉上升,我的心情也隨之飛揚了起來。

為了不要太晚回家,我們做了簡單的整理後,便前往車站準備回家。不過,人實在太多了,搭車的隊伍排的好長,加上有很多人中途插隊,讓我們排了一個多小時才等到車。還好回到動物園站的時候才十點多,還有捷運可以回家。(還好有捷運,不然在下著雨的半夜,一個人待在動物園門口,那可不是件有趣的事)


Ps. 我把這次的作品,帶到班上請老師講評。他告訴我,因為拍天燈時天色暗、光線不足,加上拍攝的主體是移動的,自動對焦很難得到很好的效果,所以應該使用手動對焦的方式,將焦點設定在5至10公尺的距離,能有比較高的機會可以得比較好的效果。

十分天燈(上)

上個禮拜日是今年平溪、十分天燈活動的最後一天。我以前沒有參加過天燈施放的活動,只在大學畢業前的畢旅,在綠島的海邊放了一個。當我看到了西米亞跟阿銘在二二八那天拍的照片以後,我當下決定我要參加星期日的活動。可是一個人去參加那種活動,實在是又累又辛苦,而且一個人去也蠻無聊的。所以我找了蔡小旻、愛德華和阿銘,四個人星期日坐接泊公車上山去。

本想坐捷運到動物園要繞一大段路,所以我選擇先搭捷運到公館,再從公館轉搭公車到動物園;可是我搭錯了車,繞了一大圈,反而花了更多的時間才到動物園。蔡小旻肯定是等的不耐煩了,連打了兩通電話給我。不好意思啦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遲到的。

因為遲到的關係,所以我當天的午餐沒吃,肚子實在是餓死了。一到了目的地,我們先去排了隊,拿了天燈施放的號碼牌。真是人山人海啊!排了長長的一條人龍。我跟阿銘為了要拍天燈升空的照片,所以直接就到第七波的攤位前拿號碼牌,這樣至少還能拍到前五波的天燈。

拿到了號碼牌,也看完了活動的會場,擺好了腳架佔位置,我跟阿銘就離開會場,到處逛逛去。會場旁有個平交道,感覺上會是個拍照不錯的景,所以我請阿銘站好位置,拿起相機拍了幾張,感覺還不錯;穿過綠色隧道的彎延鐵軌,倒也有幾分美感,自然也成了我鏡頭裡的俘虜。

前面說了,由於中午沒吃,我的肚子實在是餓的受不了,我索性鼓動阿銘跟我一起去吃東西,順便逛逛十分的老街(看西米亞的照片,有個車站還蠻漂亮的)。於是我們邊走邊逛,順便想想要吃些什麼,不然晚點還要回會場看器材,再更晚點就要拍照了,根本不會有時間可以再出來逛逛跟吃東西。

今天的人真的很多,而且人潮是一波又一波的湧入這個山中小鎮。我們走在人擠人的老街上,探頭探腦的尋找新鮮的事物,還有我親愛的午餐。老街的兩旁都是叫賣的小販,有賣炒米粉的、有賣烤香腸的、還有水煮玉米,東西之多,真是無法逐一列舉。而這條老街沿著山勢而建,高低起伏,自有一番樂趣。兩旁的老建築,也頗有古早的風味。

我跟阿銘沿著老街走著,就在老街的盡頭,我們發現了駐立在鐵道兩側的商店,也發現了西米亞照片裡的那個車站。可惜的是,人潮太多,完全破壞了車站原有的美感;除了人多以外,我實在感覺不出來這有些什麼特別的。或許下次有機會,等人少的時候再來,感覺會好些。


很晚了,我想睡了,等我有空再寫下半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