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訊息

日記帳 for Android 更新 - 20130719
1. 增加項目小計功能;
2. 取消資料庫匯入功能(目前此功能常造成程式錯誤,待有更好的實作方式時,再重新上架)。

2006年5月19日 星期五

帛琉三部曲(中集)

-- May 19th, 2006, 晴 --

在前往大斷層的途中,我們經過德國水道。顧名思義,這條水道是由德國人所開闢;由於帛琉外海有一圈外環礁(也因為這樣,所以帛琉的海並沒有什麼大浪,都被外環礁給擋掉了),為了方便運輸物資,德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佔領期間,用炸藥開闢了這條水道。水道兩旁有些沙灘,會在退潮的時候露出。船長在經過這條水道時,把船開的特別慢,除了讓我們欣賞這裡的景色外,我想應該也有一定的危險才是。

大斷層是個很著名的景點,也是潛水客必到的潛水點。我不知道大斷層到底有多深,不過深不見底、黑鴉鴉的一片,我想肯定不會太淺。由於今天下午到時,剛好遇上退潮時間,再加上可能昨天晚上下雨(阿勇說的),把陸地上的垃圾給衝到了海裡頭來(一些落葉污泥之類的…不算是真正的垃圾),所以海水並不是十分的清澈。

我們沿著大斷層的邊緣浮潛,由於潮水退的很低,為了不讓第一天被珊瑚割傷的事件重演,我小心翼翼的在水裡游著,一點都不敢太大意。大斷層這一帶的魚真的很多,而且這些魚總是群聚在一起,景色非常的壯觀。同時,在這裡我也看到了一條海鰻;海鰻是種非常危險且兇猛的魚類,看到的時候千萬不要傻傻的去逗弄牠,不然被牠給咬了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這裡的水流算蠻強的,沒一會兒的功夫,就把我們推到上船的集合點。也罷,今天的水不是很清澈,還是去釣魚好了,不然晚上沒東西吃…。

我們開著船前往海釣場,阿勇拿出了一盒冷凍透抽當魚餌,這魚餌可腥了,害我兩手都是它的味道。不過魚兒們可愛的很,所以只好忍一下,專心的釣我的魚。我們這團有個高手叫花花,嚴格講,花花是來帛琉釣魚的。他從台灣帶來了他的專用釣竿,很專心的處理他的魚餌。我呢…除了小時候爸爸帶我去小池塘釣吳郭魚以外,就沒再釣過什麼魚,隨便把魚餌鉤一鉤就往海裡頭丟。說真的,我也搞不懂魚兒咬餌是什麼感覺,反正釣線一有感覺,我就往上拉。魚,沒釣上來半條,魚餌倒是被那些奸詐的魚吃掉不少。Tim 他們老是笑我釣魚的動作太大、太激動,說我是 Combat 釣魚法。管他的,大家開心就好,何必計較那麼多,誰規定釣魚一定得怎樣釣。

十分鐘過去了,二十分鐘過去了…。眼見今天帶來的魚餌已經快用完,人家花花也拉了三條天狗鯛上來,我小黑的釣線卻還是什麼動靜也沒有,再這樣下去我可要睡著了。阿勇安慰我,說我有釣魚的架式,一定會拉魚上來的。我暗自向上天祈禱─「神啊!請讓我拉條魚上來吧!我不貪心、不求多,只要隨便一條魚,不要讓我今天太難堪,兩手空空回去就行…」。疑?上天可能真的聽到我的聲音嚕!魚線真的動了,我很努力的收線,可是越到後頭越失望,我的釣線跟 Tim 的打結了,上頭是掛了條魚沒錯,不過不知道是誰釣到的。解開了線,那條魚是鉤在 Tim 的魚鉤上;臭小子,算你運氣好,你釣到了魚,還要老子賣命的幫你拉…。

去去去…滾到一邊照你的相去。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到我的位子,重新鉤上了新的魚餌,等待我的小魚上鉤。沒多久,這魚線又有動靜了,而且不像掛底那般,是有辦法收線回來的。哇哈哈…,太棒了,終於輪到我表現了!「神啊!感謝您對我的眷顧,讓我在最後關頭,拉到這條魚」;在我一陣大呼小叫的把魚拉上來後,我得意的叫到「大魚大魚,一條抵三條…」。哈哈…讚!(其實這也沒什麼!這只不過是釣魚神發功的第一步…)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