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訊息

日記帳 for Android 更新 - 20130719
1. 增加項目小計功能;
2. 取消資料庫匯入功能(目前此功能常造成程式錯誤,待有更好的實作方式時,再重新上架)。

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

帛琉最終曲 - 我不想回家!!

-- May 21th, 2006, 晴 --

洗完了澡,看阿勇還沒來,我們去逛了一下免稅店。這裡的免稅店,說真的也沒什麼好買的,就一些衣服、帽子、香水之類的,而且還貴的可以。算了,現在沒有工作,還是省點花,不要浪費錢。

帛琉的海關很奇怪,入關很嚴格,連出關也是。相對比起來,台灣的海關真是太鬆散了,根本是連看都不看,難怪毒品黑槍一大堆。我們排了好長的隊伍,好不容易才出了關,來到機場的候機室。現在的我,只有一種心情,就是不想回台灣,想待在帛琉再給他玩一陣子。啊~我不想回家、我不要回家、不要叫我回台灣啦!

時間到了!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向登機門。拜拜,可愛的帛琉!以後再見了,小黑一定會再回來的。

Ps. 我實在太累了,除了亂流來的時候,起來吃了晚餐,其他時候一直是處於昏迷狀態;至於其他人跟我說什麼,我也記不清了。

帛琉五部曲



-- 寫在前頭 --

整理了將近一個多禮拜,終於要寫最後一天嚕!



-- May 21th, 2006, 晴 --

今天是來帛琉的最後一天,下午就要搭飛機回台北了。由於飯店必須在中午十二點以前退房,所以我們一早就整理好行李,帶到飯店的大廳準備行李寄放及退房手續。在這段時間裡,發生了一段小插曲,就是有當地人在飯店裡頭打架鬧事;而我還笨笨的,拖著我的行李,跟那幾個鬧事的傢伙一塊搭電梯下樓。一直到遇見阿勇跟小瑋,他們才告訴我打架的事情。不過帛琉人也真是有夠好玩的,追人的跑的很慢,被追的也沒跑多快;而那裡的警察就更不用說了,搞了老半天,才看到一部警車過來(人早跑光啦!)。今天的行程並不多,因為要趕下午的飛機,得提早回飯店洗澡及換乾淨的衣服,所以只安排了上午的海釣及下午山中湖的行程。

為了今天的海釣,阿勇準備了一整盒透抽來做魚餌。今天可得努力些,不然要是沒有釣到半條魚,中午可得要餓肚子了(當然,這個只是說說而已,阿勇還是有幫大家準備日式便當啦)!有了前天下午的經驗,今天早上釣魚自然就順手的多。我一如往常的向上天祈禱,請求賜我一條魚;沒想到今天竟然是大發神威,我魚線才剛放下,馬上就有魚上鉤。一條、兩條、三條…,不斷有魚被我拉上來,果然是「有拜有保祐」,拉魚拉的我不亦樂乎,拉到手指好痛…!君君小助手,感謝妳拼命幫我收線啦!

而昨天表現不錯的花花,今天不知道怎麼搞的,魚兒老是不肯上他的鉤。等了好久,不是魚不咬餌,要不就是釣上來的魚太小;最誇張的是,竟然還有半條魚的(剩下半條被鯊魚給啃了)!沒辦法,花花你今天的運氣真的不太好,下次出海記得要先禱告,祈求讓你釣很多魚。

而最厲害的,應該就屬小曼了吧!她呆呆的坐著,連魚上了鉤都還不知道,直到船長看了她的魚線,大喊「Fish! Fish!」,還努力的幫她拉魚上來。我說小曼啊!妳也真是夠厲害的!這樣都能拉魚上來,而且是條大魚,夠抵我們拉上來的十條魚了。(而且這是一條可以做沙西米的魚喔!)

今天的天氣真的是太好了,晴空萬里、適合釣魚;可是,實在太晴空萬里了,曬的船頭甲板發燙,不得不澆些水來降溫。總結今天早上的戰果,我應該拉了六、七條魚上來吧(我忘了算,太多了)!這不是小黑厲害,而是上天大顯神威,賜給小黑一堆魚吃,哈哈哈哈…!(神啊!我感謝您)

我們一行人驅船前往烏龍島,並準備在那裡用午餐。在我們到時,早有一大群日本團的遊客,在沙灘上玩起劈西瓜的遊戲。由於人太多空間不夠,我們只勉強的在涼亭的一角找到空位,擺放我們的戰利品。

才剛打開冰箱,小曼的大魚就吸引了日本遊客的注意;怎麼樣!我們有沙西米可以吃,哈哈!(不過這個日本團,也吃的真夠好了,竟然就在沙灘上吃起了 Buffet 來,而且菜色還蠻不錯的,真是享受)

那條魚的味道真是鮮美,可惜我吃不了太多;因為早上天氣太熱了,我一有機會就喝可樂(大熱天,喝冰涼的可樂最爽了!),到了中午,整個肚子都是氣,根本吃不了什麼東西。我隨便的扒了扒我的日式便當,便跑到沙灘上玩水去。

休息了一會兒,我們便前往另一處山中湖。這個山中湖並沒有昨天的麒麟湖漂亮,魚也少了很多;不過能在水裡頭泡著,那是我最喜歡的事了。可能是怕麻煩的關係吧?有好幾個人並沒有再下水。管他的,反正等一下回飯店,還是得去洗澡換衣服,趁著這個最後的機會,能玩就趕快玩。我索性就把救生衣給脫了,就在水裡頭游了起來。就如同之前說的,在這裡,其實是可以不需要救生衣的;因為海水的浮力很大,所以只要肺裡頭還有一口氣,放鬆自己,身體自然就會浮起來。

沒了救生衣的束縛,讓我能自由自在的在水裡游著。我試著潛到水裡,可是才潛沒多深,就感覺到水壓好大,搞的我耳膜很不舒服(下次誰來教教我如何減壓),還是在水面上游游就好了。由於還要回飯洗澡,趕搭今天晚上回台北的飛機,我們並沒有在這個山中湖待很久。上了船,拜拜,帛琉!我們準備要回家了。

2006年5月20日 星期六

帛琉四部曲(下集)

-- May 20th, 2006, 陰 --

我們一直待在霧斯島的涼亭下有說有笑(我想船長一定很爽,我們沒有亂跑,自然就省了油錢;現在的油價真是貴的可以…),一直待到下午三點。不妙,遠方有一朵又黑又大的烏雲飄過來, 而且也開始刮起了風。不能再待下去了,再這樣下去,恐怕就要被困在霧斯島,哪裡去不能去了!於是大家分工合作,把午餐的那些器材快速搬運上船。二話不說、上船走人,前往瘋狂餵魚區。

這個地方真的是名符其實啊!飯團才剛離手,馬上就有一堆魚過來瘋狂搶食(或著說牠們超愛搶鏡頭);一個不小心,恐怕連手指頭都要被啃了!這裡有好幾條蘇美魚,我看到一條大約我半人高的蘇美魚,便一直驚呼「好大喔!」。不過,我真的是太少見多怪了,真的大的隨後就到;牠的身長立起來,絕對是比我的身高還高(可能有兩公尺長),身寬應該也有個一公尺左右吧?看了就覺得很恐怖,尤其當牠帶著滿口利牙向我游過來的時候,那真的是非常震撼。

很快的,我們帶去的飯團就被這些魚給啃光了!這些魚也真是現實,一看沒得吃,就溜的一乾二淨,不見魚蹤。看來這裡的水游還算穩定,就來拍些照留做紀念吧!愛耍寶的 Tim,馬上開始施展他的拿手絕活,在水裡下搞起笑來。看到 Tim 這樣玩,讓我也忍不住放大了膽子,索性就把救生衣也給脫了,潛到水裡頭去。

其實海水的浮力是很大的,就算沒有救生衣,只要肺裡頭有口氣,你還是會浮上來。我潛了半天就是潛不下去,累死我了。乾脆請阿勇把我往海底拖好了,拍個合照;可惜啊,小黑的肺活量不夠,加上沒這麼玩過會緊張,只好拼命的往上游,到水面換氣去。沒辦法,英雄氣短,沒力陪你們玩了。

眼見時間已經四點多了,我們開始啟程返航。在返航的途中,我們前往一個山中湖─麒麟湖。它離碼頭並不會很遠,差不多五到十分鐘的船程。

在這個山中湖裡,有一種很漂亮的小魚,牠的名字叫─麒麟魚。應該是種底棲類的魚種,小小的,有很漂亮的顏色,躲在珊瑚礁的岩縫裡。這些漂亮的海底小精靈,活潑的在水裡鑽來竄去,讓我忍不住的往水裡探頭,尋找他們的蹤跡。

我們回到飯店裡,做了簡單的梳洗後,就到飯店的餐廳用餐。聽小曼說,這些菜的菜色,跟他們上次是一模一樣的。不過對我來說,我覺得還不錯吃啦!至少生魚片很新鮮,哇沙米也很夠味,我吃的很開心就是了。

用過了晚餐,我們到嘉年華 KTV 去唱歌;其實我有點累,本來是不太想去的,不過一想到大家難得一起出來玩的那麼開心,而且又是在帛琉的最後一晚,還是不要一個人在房裡搞孤僻好了。

才剛到 KTV,就在大廳裡看到一群大陸妹在跳電音舞曲,實在讓我覺得有些不自在。進到了包廂坐定後,便開始點歌。這裡的點歌系統真是超難用的,一點都不人性化,不像錢櫃或好樂迪的那種系統。不過算了,來帛琉本來就不是要來唱 KTV 的,隨便有就好。

過了沒多久,阿勇跟 Ivy 從外頭帶了一個小姐進來,她是要來待奉咱們團裡的提姆老爺的。可能是老爺還沒有喝夠酒吧!怎麼老覺得他放不開,還是那位小姐不對咱們老爺的味,Tim 對她老是閃閃躲躲的。好吧!既然老爺不喜歡,就換別的小姐來試試吧!第二個進來的小姐一看就覺得還很嫩、還很生澀,是剛來不久的。老爺還是對她沒興趣,她只好被冷落一旁,呆呆的一個人坐著。不管那個小姐是為了什麼理由來帛琉從事這樣的工作,我總覺得她好可憐喔!那種被冷落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。我想過去跟她聊聊天,可是又怕被說成「Tim 不玩,小黑玩」,那我可就麻煩了!我在這裡說清楚,小黑是同情她好唄!

多了這層顧忌,我終究沒有過去和她聊天;而這位小姐也因為沒有完成她的任務,很快就被叫出去,換了第三個小姐進來。這個小姐可厲害了,才進來沒多久,就對 Tim 東搓西揉的,又會勸酒、又敢玩,很快的就讓 Tim High 到最高點,又是脫衣服、又是跳舞的,最後還把人家扛到肩膀上,玩起騎馬打仗來了。

玩到最後,Tim 應該是真的喝到有點糊塗了,小琪走過他的面前,拿起手來,巴掌打在那屁股上(他以為是打小曼的屁股;不過我說 Tim 啊!就算是小曼的,你也不能亂打啊!你就不怕花花拿菜刀砍你?!),那聲音可真是清脆響亮啊!連 Tim 都被那聲音給驚醒。

這個時候道歉是沒有用的啦!你吃人家老婆的豆腐,該給的遮羞費還是要給(你錢準備好了沒?)。咱們就這麼一群人,這樣子瘋瘋顛顛的玩了一整晚。順道一提,阿勇請大家吃帛琉有名的漢堡車,他們的漢堡真的還蠻好吃的;雖然醜醜的,不過卻鮮嫩多汁,有空去帛琉,是一定要試試的。

帛琉四部曲(上集)

-- May 20th, 2006, 晴 --

昨天下午前往大斷層的時候,剛好遇到海水退潮的關係,水位不但很淺不適合浮潛,海水也很混濁,視線並不是很好;所以今天早上,我們決定再次前往大斷層。大概經過了三十分鐘左右的航程,我們回到了大斷層。今天的海水的確清澈許多。

我望了望四周,當我的視線移到了船尾,我驚呼「鯊魚!」,一付鯊魚鰭直挺挺的劃開水面,從容的自船尾游過。我的媽啊!我們才剛要下水,就來了鯊魚,怎麼下去啊?!阿勇還一直拿東西餵魚,說是要把蘇美魚給引過來。不過有魚的地方,就會有鯊魚。但是看到這麼多漂亮的魚,還有這樣清澈的海水,還是忍不住的就給他往水裡頭跳。

我一到了水裡頭,馬上就拿了我的相機拼命的拍個不停。這裡的魚真是多的誇張,到處都是魚群。當然,如同前面所說的,有魚就會有鯊魚,而那隻鯊魚,就在我的身旁游著(有圖為證,這個距離已經很近了,不然根本拍不到)。

我們一邊游著,一邊欣賞著風景…。真是怪了,我怎麼老是被踢,還被 Ivy 姐姐狠狠的給抓了一把。哇靠,痛死我了!還是閃遠一點好了。阿勇說這一帶有海龜,可是我們來了兩次都沒看到啊!就這麼一直往前游著、一直游著…,所有人都在找海龜,可是海龜就是不出現。沒辦法,再游下去就要游到外海去了,我們只好乖乖的上船。

不過阿勇並沒有放棄,便帶著我們前往另一個景點─「新斷層」。聽說新斷層這裡也有不少海龜出沒。船才剛停好,我們便不待命令,噗通噗通的一個一個跳下水;這已經是我們來帛琉後的第三天出海,大家早就習慣了待在水裡頭的感覺,連原本是浮板組的小琪老公,也都能離開浮板,自己一個人游的很開心了。

我們跟著阿勇後頭游著,才一會兒,便看到阿勇一直手指著海底,哇~!海龜、海龜…!要不是阿勇指給我們看,那隻海龜還真的隱蔽的很好,一點都看不出來。

咱們的導遊阿勇也真的是敬業的沒話說。要是其他的導遊,可能都只是用手指一指就算了,有沒有看到海龜得看個人造化。只見他二話不說,馬上潛到水裡頭去,表演「阿勇徒手抓海龜秀」;可惜啊!那隻海龜真是太靈活了,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。呵呵,阿勇,雖然沒抓到,不過還是給你拍拍手啦!

今天早上可真是在水裡頭泡的夠久的,整整泡了一個上午。上船時,手指頭的皮膚都已經皺掉了;時間也快到了下午一點,不能再拖了,肚子餓,得趕快去找地方吃飯。話不多說,馬上驅船前往霧斯島。

到了島上,我開始了我的探險。在用餐的地方附近,有兩個像碉堡之類的水泥建築物,可是破破爛爛的,還有幾個圓洞;我一看就覺得很懷疑,它應該是二次大戰日軍佔領帛琉時留下來的建築,然後在戰爭後期被美軍給摧毀。我問了問阿勇,果然我的推論是正確的。這個碉堡是戰時日軍的軍火庫,而那水泥牆上的圓洞,正是被美軍砲彈給貫穿的砲彈彈孔。

Tim 不知道去哪裡抓來了一堆椰子蟹,蠻可愛的。游了一早上的水,大家都有些累了,所以用完了午餐,便躺在涼亭裡睡了一下午覺。


2006年5月19日 星期五

帛琉三部曲(下集)


-- 寫在前頭 --

看過幾個人所寫的遊記之後,我發現我寫的最多,把所有的鎖事都寫進來了…。But, so what? 馬可波羅遊記裡,不也都寫了些吃喝拉撒睡的雜事?!

只是每當想到還有好幾篇沒寫,懶蟲就又開始在做怪…。



-- May 19th, 2006, 晴 --

結束了今天的海釣行程,我們轉往了長沙灘。長沙灘是個很特別的地方,當海水退潮時,會在兩座小島之間,連接著一條很長的白色沙灘,非常的漂亮。聽 Tim 跟小曼說,之前的長沙灘比現在還要更漂亮,由為颱風的關係,沙灘被風浪給破壞掉了,所以變成月彎型,而且沙灘也縮小了。雖然如此,我覺得長沙灘還是很美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轉眼到了日落時分。我抬起頭來,望了望遠方的天空,等待著另一個神蹟的發生。晴朗而蔚藍的天空,隨著時間而改變,由藍變黃,再由黃而轉紅。我必須承認,這個景象是我前所未見的。它的美讓我感到辭窮,一時找不到任何辭彙來形容它。我曾一度懷疑我的眼睛,懷疑這令人感動的景色,就像是文藝復興時期大師巧手中渲染出的畫布;它是那麼的柔和、那麼的協調、那麼的讓人連聲嘆息,深怕此生再也見不到這番景色。今天晚上我們留在長沙灘的這個小島上用晚餐,而晚餐的主菜,自然是下午的那些戰利品。這些現釣的新鮮海鮮果真是與眾不同,雖然只是火烤,肉質不但鮮嫩而且多汁。花花釣到的天狗鯛肉質不錯,可是吃起來有點腥;而我釣到的那條魚,吃起來就覺得肉質比較粗,但還蠻有嚼勁就是了。我喜歡吃這些魚,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,而且沒有什麼魚刺,我討厭魚刺太多的魚…。

用完了晚餐,簡單的收拾過後,我們走到沙灘上,仰望著滿天星空。好美,我看到了北斗七星,看到了銀河,看到了南十字星,更看到了瞬間即逝的流星。我給自己許了願,至於是什麼願望,就不討論了。聽到阿勇細數著天上的星辰,心中不由得羨慕起他來,羨慕他能夠從小在這片人間樂土上長大。

Ivy 跟阿勇從箱子裡頭搬來了一些零食及昨晚沒喝完的半瓶威士忌。很顯然的,我們帶來的那些酒是不夠我們喝的(總共兩瓶威士忌、八瓶紅酒,不過這八瓶紅酒的酒精度都不高,只有8%)。喝完了這半瓶,酒蟲兒們可是得斷糧好幾天呢!

找不到杯子,沒幾個人喝,怪!所以阿勇便提議要玩遊戲,要玩什麼呢?就玩虎克船長好了!輸的喝酒,三次就脫褲子裸奔…!Tim,我們真的不是有心要害你的,誰叫你人緣那麼好,那麼受小姐們的歡迎…。一次,喝!兩次,喝!三次,我想接下來的事,我也不用再詳述了,大叔溜鳥逛大街,大家都了解吧!

我走到了水邊,發現那海水又漲上來了。沒了光害,視覺變的更加的敏銳,隱約的看到了海水拍打岸邊的點點螢光。海潮、星空、螢火,哪裡能找到這幅景象?很遺憾的,這次到帛琉並沒有帶相機的腳架去,只能空望著它,卻沒能好好的記錄下來。

夜已很深了,我們還得再回到飯店去。夜間行船是件非常危險的事,但我只沈醉於這片天空之下,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;對於危險,則早已拋諸於腦後了。

帛琉三部曲(中集)

-- May 19th, 2006, 晴 --

在前往大斷層的途中,我們經過德國水道。顧名思義,這條水道是由德國人所開闢;由於帛琉外海有一圈外環礁(也因為這樣,所以帛琉的海並沒有什麼大浪,都被外環礁給擋掉了),為了方便運輸物資,德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佔領期間,用炸藥開闢了這條水道。水道兩旁有些沙灘,會在退潮的時候露出。船長在經過這條水道時,把船開的特別慢,除了讓我們欣賞這裡的景色外,我想應該也有一定的危險才是。

大斷層是個很著名的景點,也是潛水客必到的潛水點。我不知道大斷層到底有多深,不過深不見底、黑鴉鴉的一片,我想肯定不會太淺。由於今天下午到時,剛好遇上退潮時間,再加上可能昨天晚上下雨(阿勇說的),把陸地上的垃圾給衝到了海裡頭來(一些落葉污泥之類的…不算是真正的垃圾),所以海水並不是十分的清澈。

我們沿著大斷層的邊緣浮潛,由於潮水退的很低,為了不讓第一天被珊瑚割傷的事件重演,我小心翼翼的在水裡游著,一點都不敢太大意。大斷層這一帶的魚真的很多,而且這些魚總是群聚在一起,景色非常的壯觀。同時,在這裡我也看到了一條海鰻;海鰻是種非常危險且兇猛的魚類,看到的時候千萬不要傻傻的去逗弄牠,不然被牠給咬了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這裡的水流算蠻強的,沒一會兒的功夫,就把我們推到上船的集合點。也罷,今天的水不是很清澈,還是去釣魚好了,不然晚上沒東西吃…。

我們開著船前往海釣場,阿勇拿出了一盒冷凍透抽當魚餌,這魚餌可腥了,害我兩手都是它的味道。不過魚兒們可愛的很,所以只好忍一下,專心的釣我的魚。我們這團有個高手叫花花,嚴格講,花花是來帛琉釣魚的。他從台灣帶來了他的專用釣竿,很專心的處理他的魚餌。我呢…除了小時候爸爸帶我去小池塘釣吳郭魚以外,就沒再釣過什麼魚,隨便把魚餌鉤一鉤就往海裡頭丟。說真的,我也搞不懂魚兒咬餌是什麼感覺,反正釣線一有感覺,我就往上拉。魚,沒釣上來半條,魚餌倒是被那些奸詐的魚吃掉不少。Tim 他們老是笑我釣魚的動作太大、太激動,說我是 Combat 釣魚法。管他的,大家開心就好,何必計較那麼多,誰規定釣魚一定得怎樣釣。

十分鐘過去了,二十分鐘過去了…。眼見今天帶來的魚餌已經快用完,人家花花也拉了三條天狗鯛上來,我小黑的釣線卻還是什麼動靜也沒有,再這樣下去我可要睡著了。阿勇安慰我,說我有釣魚的架式,一定會拉魚上來的。我暗自向上天祈禱─「神啊!請讓我拉條魚上來吧!我不貪心、不求多,只要隨便一條魚,不要讓我今天太難堪,兩手空空回去就行…」。疑?上天可能真的聽到我的聲音嚕!魚線真的動了,我很努力的收線,可是越到後頭越失望,我的釣線跟 Tim 的打結了,上頭是掛了條魚沒錯,不過不知道是誰釣到的。解開了線,那條魚是鉤在 Tim 的魚鉤上;臭小子,算你運氣好,你釣到了魚,還要老子賣命的幫你拉…。

去去去…滾到一邊照你的相去。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到我的位子,重新鉤上了新的魚餌,等待我的小魚上鉤。沒多久,這魚線又有動靜了,而且不像掛底那般,是有辦法收線回來的。哇哈哈…,太棒了,終於輪到我表現了!「神啊!感謝您對我的眷顧,讓我在最後關頭,拉到這條魚」;在我一陣大呼小叫的把魚拉上來後,我得意的叫到「大魚大魚,一條抵三條…」。哈哈…讚!(其實這也沒什麼!這只不過是釣魚神發功的第一步…)

帛琉三部曲(上集)

-- May 19th, 晴 --

今天是來帛琉的第三天,我又是起了個大早(不過實在玩的太累,已經沒辦法像昨天那樣,清晨五點半就起床),做了簡單的梳洗後,穿著我那雙夾腳戰鬥拖鞋,一晃一晃的走到餐廳用餐去。今天的菜色跟昨天實在沒什麼兩樣,蛋糊、火腿、沙拉跟煎蛋,就只有把椰奶樹薯換成了烤芋頭片,紅燒牛肉變成了烤雞塊。我才坐下沒多久,小瑋、小欣跟君君也隨後出現,我們邊聊邊吃,很快就把早餐給消滅掉了。

著好了裝,一行人出發前往老爺飯店的碼頭。我到飯店的櫃台看了看今天的衛星雲圖,很好,今天是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,整個 Koror 的上空沒有半片雲層。當我們到達老爺飯店的碼頭時,Ivy 跟 Ruby 早就已經在船上等我們了。

我們出發前往一個不知名的珊瑚區,大大小小的珊瑚遍佈了整個海底,有腦珊瑚、玫瑰珊瑚、藍色的珊瑚、紅色的珊瑚…。隨後,就轉往水母湖。

我很早以前就在旅遊節目中,知道帛琉水母湖這個景點,也很想親自前來體驗這個奇特的景色。由於水母湖這個小島是個從海底冒出的珊瑚礁小島,所以前往水母湖的路上,可真是又陡又難行,到處是那種會割傷人的珊瑚礁,沒穿鞋是絕對上不去的。

經過了十幾分鐘的路程,我們到達了水母湖的水面平台,而眼前的這片湖水,就是水母湖了。為了避免傷害這些脆弱的小生命,下水前我們得把鞋子脫了放在平台上。但是令我不解的是,到了湖裡頭,還是看到一群觀光客,不但穿鞋下水,而且是著蛙鞋,大刺刺的就在湖裡踢起水來。你他媽的是一群智障還是瞎了眼,告示牌明明就寫了要你別這麼做,為什麼就是講不聽。

越是到湖心,水母的數量就越多越密集。這湖裡有兩種水母,一種叫月光水母,數量很少很少,很難得能看到;另一種是僧帽水母,佔所有水母的大部份。不管是月光水母也好,或是僧帽水母也行,這些水母都是無毒的—這是很奇特的一點,我曾經在蜜月灣衝浪時被水母咬到,那可真是「痛徹心扉」,更別說是把牠們輕輕的握在手裡把玩了。果凍狀的水母,在水裡一開一闔的游著,真的很壯觀。再加上由水面映入的波光,我該怎麼形容它呢?我想我是看到上帝的神蹟了!!

我們在水母湖玩了很久,轉眼就到了中午。今天午餐的地點叫雙狗島,話說很久以前有兩隻流浪狗生活在這裡,所以這個島就被取了名字叫「雙狗島」,真是夠鳥的,這是什麼爛故事。現在那兩隻狗都掛了,為了名符其實,要不要再放個兩隻上來咧?

雖然雙狗島有個很鳥的由來,不過它的景色倒是沒話說,清澈的海水加上翠綠的鄰島,讓我忍不住就趴在沙灘上,悠閒的做起我的日光浴來。

2006年5月18日 星期四

帛琉二部曲(下集)

-- May 18th, 2006, 晴 --

有上集、中集,那自然就會有下集,是吧?!

回到了飯店,並把裝備放到陽台晾乾後,我就進浴室洗澡去了。那含油脂的防水防曬乳液真是超難洗的,不管我怎麼搓、怎麼洗,它還是厚厚一層的附著在我的皮膚上,洗了好久才把它們洗乾淨。這是肯定要好好洗乾淨,不然過個一兩天,絕對會因為毛孔被防曬油堵塞,而長了一堆痘子。

原本約好了七點要在大廳集合,可是飯店床頭櫃上的時鐘好像快了些,我到了大廳時,竟然連半個人影都沒,只好摸摸鼻子再走回房去吹冷氣。躺一下好了,哇~好舒服!可是這一躺可就事情大條了,我竟然就這麼睡著,一直到 Josef 打電話到我房裡,告訴我要出發了。一上車,看到大家都在等我,真是不好意思啊!

阿勇帶著我們去一家店吃 Pizza,這家店叫「Rock Island Cafe」。不知是不是運動了一整天,肚子餓了的關係,還是這家店的東西真的很好吃,反正每一道菜一上來,沒多久就被我們一掃而空。在我們所點的三道菜裡頭,我最喜歡那份用碗裝的沙拉。它和一般的油醋醬沙拉不太一樣,除了帶點酸味以外,它還有點辣辣的;在帛琉這樣炎熱的天氣裡,這道沙拉可是非常開胃的,尤其是再加點它所附的醬料(第四張照片裡,用小碗裝的醬料),風味會更好。另外一提,在這家餐廳用餐,如果點他們的檸檬紅茶,可以無限量續杯,但其他飲料不行。這餐吃下來,我們四個人平分,一個人的花費是美金九元。

用完了晚餐後,我們到附近的一家藝品店去參觀。這裡有很多用玳瑁殻做的工藝品,不過對我來說是蠻無聊的,一是我對這些工藝品沒有多大的興趣(這讓我想到中正機場的保育宣導看板上寫著,「如果你爸爸被做成眼鏡,你會有什麼感覺」,哈!),二是這些工藝品,大多是女孩子用的飾品,我不是女生,也沒有女朋友,這些東西看看就好,沒有多大用處。離開了藝品店後,我們回到飯店裡,拿了些零食跟威士忌,轉往老爺飯店喝酒去。

到了老爺飯店以後,我們看到沙灘上有一群年輕男女在舉行舞會。聽阿勇說,這個是他們當地高中的畢業舞會。坦白說,看到他們的穿著,真的還蠻俗的。原本我們是打算在老爺專屬的沙灘上飲酒作樂的,看來只好換個地方,就在游泳池旁喝了起來。

Josef 帶來了紙牌,一群人玩起了大老二,規則是輸的人得喝一杯酒。不過說也奇怪,Josef 跟 Tim 兩個人,怎麼玩怎麼輸,難不成住 430 這個房間的人帶塞?這下可被 Ivy 給逮到機會了,不停的幫 Tim 倒酒,追著 Tim 猛灌…。哪怕你是海量,被這樣猛灌哪有不倒的道理,可憐的 Tim 就這麼被灌醉了。今天早上遇到的那個妹妹也參加了今天晚上的聚會,這時她正好就坐在 Tim 的身旁,不知道該說她是幸運還是不幸,被 Tim 又抱又摟的不說,還被強吻摸大腿(不過她倒也笑的蠻開心的啦!)。Tim!你這個傢伙,你可知道小黑我可是看的又羨慕又忌妒,恨的牙癢癢的…。

不過好景不常,醉醺醺的 Tim 嚷嚷的吵著要到泳池裡頭泡水,直說他很熱。哈哈,要泡水,哪有穿衣服下池的道理咧!Ivy 姐姐就這麼架起了 Tim,君君也跟著來幫忙,就這麼一拉,哇哈!屁股見光!Tim 的屁股在本次的旅行中,第一次曝光亮相(當然,有第一次,就會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)。

咱們一群人,就這樣吵吵鬧鬧的,一直喝到半夜十二點,才醉醺醺的回到飯店休息(聽說事情還不是就這麼結束,回飯店後還有些故事;各位婦女同胞啊!外出還是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…。不過我已經睡了,也就不清楚了)。

帛琉二部曲(中集)

-- May 18th, 2006, 晴 --

在匆匆的吃完午飯,並做了短暫的休息之後,我們起身出發前往干貝城。由於干貝城離我們用餐的無人小島並不遠(或者說,根本就是在同一個地方),所以我們在著好浮潛用的裝備後,直接邊游邊看,用浮潛的方式過去。

可能是來到這裡的人很多吧?!海底的珊瑚幾乎都死光了,到處是死珊瑚的斷枝,這點我覺得蠻可惜的,如果能夠保有那片珊瑚,我想干貝城的景色應該會更漂亮才是。雖說距離不遠,不過我們也的確游了好一陣子的水,最後我問了阿勇一句「怎麼都看不到干貝?到處都是死珊瑚跟被啃光的干貝殼」。阿勇回答,「還沒到呢!到了以後就會看到整片的干貝」。好吧!我只好耐著性子,跟他們繼續的游下去。

不過就當我做完這個決定沒多久,我開始發現干貝出現了。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,大大小小的干貝就靜靜的群聚在海底。這些干貝有大有小,最大的,恐怕我連抱都抱不動吧!

參觀完了干貝城,我們上了船,轉往鯊魚城出發。就如同干貝城一樣,鯊魚城顧名思義就是鯊魚很多的地方。聽說這裡的鯊魚是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的,不過一想到身邊全是鯊魚,不免心理頭還是怕怕的。但還是一句老話,人既然來了,總是要去體驗一下,才會知道到底有多刺激,也只好硬著頭皮,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下水跟鯊魚共游去。

想看到這些鯊魚可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,得用些血淋淋的魚塊來吸引牠們。當阿勇把這些魚塊放到海底時,鯊魚果然循著血腥前來,就在你的腳底下游來游去,瘋狂的搶食這些魚塊。其實這些景象看在眼裡是件蠻恐怖的事;阿勇也說了,其實這樣子餵那些鯊魚並不是件好事,會讓鯊魚把人跟食物產生聯想。天曉得哪天鯊魚們改變了胃口,把我們也當成了食物。

這個恐怖的景象我再也受不了了。在結束了餵食秀後,我便急忙的匆匆上船,心中的大石也才能暫時放下。

離開了鯊魚城後,我們隨即前往玫瑰珊瑚區,那裡到處都是玫瑰珊瑚,其中有一朵保存的最好、也最大。看到這些玫瑰珊瑚真的很漂亮,一朵朵就像玫瑰一樣,靜靜的在海底裡綻放。來到珊瑚區真的得特別小心,我才一個沒注意,就被一塊腦珊瑚給劃破了膝蓋,疼啊!

在看完了玫瑰珊瑚後,在回程的路上,我們前往了今天最後一個景點─軟珊瑚區,不過到了這裡的時候,潮水退到了最低點,根本沒有辦法再浮潛;況且今天已經跑了相當多的地方,大家也覺得有點疲憊,在下水泡了一下後,我們便離開了軟珊瑚區。

帛琉二部曲(上集)

-- May 18th, 2006, 晴 --

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(在台灣,恐怕還是繼續下著雨吧!),不知為什麼我五點半就自動醒來,平常恐怕都還在睡吧?!本來想再繼續睡一會兒的,畢竟離集合的時間還很久,飯店的早餐也還沒有準備好;可是,躺在床上的我,就是怎樣也沒法再睡著,只好搔搔頭,做了簡單的梳洗後,便在房間內閒晃。

隨手拿了電影的遙控器,打開了電視。嗯!不錯,還有不少的華語節目,不像別人說的,電視打開裡頭只有當地的節目。不過到了帛琉,只待在房內看電視,這樣子未免也太過無趣,索性就把窗戶打開,看看帛琉日出前的景色。

一打開我的窗戶,隨之而來的景象便深深吸引了我,我很慶幸自己剛剛沒能再睡著,才有這個機會可以看到這個景象。我隨即轉身回房,把我那台被朗哥嫌的一無是處的 Canon S45 相機拿出來,找了個固定點擺好,拍下了右邊這張照片。

拍好了照片,整理了一下今天出海要帶的裝備後,我帶著愉快的心情,前往了餐廳。由於時間還很早,前來用餐的人並不是很多,我便隨意的找了個位子坐下。帛琉飯店的早餐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,所提供的菜色都是平常常見的,比起之前在 Laguna Beach Resort 所吃的早餐,自然是遜色了許多。不過,這也沒什麼好苛求的,本來到帛琉旅行,就不是以飯店提供的服務為訴求,能吃的飽、吃的習慣就行了。

在我開始享用我的沙拉拼盤時,遇到了 Josef,他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個熟人(其他的,恐怕都還在賴床呢!),我請他一塊用餐,哪知這傢伙卻跑去跟一個年輕妹妹搭訕去了!剛開始,我還以為那是他認識的朋友,碰巧在帛琉相遇,誰知,竟只是昨天前來帛琉的途中,在飛機上認識的新朋友。

Josef 示意我過去同坐,雖然我快吃飽了,不過能有漂亮妹妹可以一起聊天,何樂而不為?!在聊天的過程中,我知道她這次來帛琉,是為了拿潛水證的;如果可以的話,其實我也蠻想拿潛水執照,必竟難得能來一趟帛琉,不過礙於行程,我只好放棄這樣子的想法,等一下次有機會到帛琉時,再考慮了。

阿勇在九點的時候,就到飯店來接我們。我們在前往碼頭的路途上,開始感受到帛琉的好山好水,也更加的羨慕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了。碼頭位於老爺飯店裡頭;是的,在帛琉的飯店,幾乎都是台灣人過去開的,所以,飯店的櫃台人員至少會有一個能說中文。我望了望碼頭裡的海水,我的天啊!為什麼這麼的清澈?竟然可以直接看到水裡頭的珊瑚,真是太令人驚訝了!

帛琉的太陽可是非常炙熱的,所以防曬工作絕對不能馬虎,帽子、太陽眼鏡、防曬油,一樣也不能少;如果可以的話,最好能夠再帶一瓶蘆薈露去,我保證一定會用得上。等大家都擦好了防曬油,穿上了救生衣,我們便出發到今天的第一個景點─牛奶湖。

牛奶湖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相信很多旅遊節目都已經介紹過。由於火山灰的沈積,使得海水變的白濁,有點像鮮奶一般(這裡也是帛琉唯一個海水不清澈的地方)。愛搞笑的 Tim,等不及的就往水裡頭跳,而他的第一副太陽眼鏡,也就在這個時候消失不見。

阿勇為我們到湖底,拿了一整鍋的底泥上來,讓我們好好的做場 SPA。不過我猜這 SPA 的效果恐怕不是很好,不然阿勇每個禮拜都會來這裡塗上個一次,怎麼皮膚看起來沒有我的好?不過既然來了,那自然就入境隨俗一下,來做 SPA 嚕!

做完了 SPA,我們轉往蜜月島。這是一個未開放的小島,不過為了小琪跟政鴻這對新婚夫婦,咱們也就冒著被罰錢的風險,勇敢的登陸蜜月島。

其實蜜月島並不大,這或許是海水漲潮的關係,雪白的沙灘完全泡在水裡,只能說得上是一個露出於海平面上的一個小島;不過外表看起來,它真的是蠻漂亮的,如果能有機會看到潮水退去,露出完整的白色沙灘的話,那肯定是一種很幸福的事情。

就在咱們登陸蜜月島的同時,我們事先準備的防水袋,也開始發揮了它的功用,讓我們能夠帶著相機,隨興的在海裡頭拍照嬉戲。在伴隨著我們的嬉戲聲下,轉眼來到了中午時分,我們上了船,前往一個無人島,由阿勇幫我們準備今天中午的午餐。

這個無人島離干貝城相當的近,這裡的蒼蠅真的是超多的,在這種情況下吃午餐,除了得拼命吃以外,還得拼命揮手趕蒼蠅;一個不小心,就很有可能某一道菜被蒼蠅給捷足先登了。

2006年5月17日 星期三

帛琉首部曲

-- May 17th, 2006, 陰 --

由於昨天晚上喝了些茶,再加上對這次旅行的期待,我竟然一整晚沒能好好睡覺,只好帶著兩個紅腫的眼睛,拖著我那裝滿零食的行李箱,前往機場集合。

今天可真是熱鬧的一天,機場裡頭人山人海,隨處可見準備出國的旅客。其實今天是個颱風天,很多人都擔心會有航班不飛;不過我並不擔心,以上次到普吉島的經驗,也是類似的情況,颱風從西邊來,我人往東邊走,哈!

在辦理好登機劃位的手續後,我們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後,便前往登機門報到。由於在劃位時並沒有特別提醒,所以我們上了飛機後才發,位置竟然都被劃在逃生門旁。為了逃生的需要,這裡的位置是不能躺下椅背的,所以只好安慰自己,要是出了事時,至少可以第一個先跑就是。於是,就這麼挺直了背,坐了三個半小時的飛機,一路飛到帛琉。

帛琉的海關可真是超麻煩的,通關的時候排隊等了好久,一個人至少都花三分鐘以上的時間(有人質疑我,三分鐘會很長嗎?你們算一下好了,一個人三分鐘不長,十個人加起來是多久?搭同一架飛機,同時等著進海關的人又有多少人?算一下就知道這三分鐘算不算長了)。除此之外,他們對每一個旅客的行李,做很仔細的檢查,每個人的行李都被打開翻了又翻。由於我的行李都是一包一包分區擺放,所以很快就通過了檢查(不過那海關卻也對我說了一句「你的零食可真是多」;沒辦法接下幾天都靠他們了)。

當地導遊阿勇就等在機場出口,接我們回到飯店去。到了飯店,發生了一件唯一讓我在這次行程感到不滿意的事,就是我的房間安排,並沒有照我原先跟旅行社要求的方式處理。在跟飯店櫃台人員交渉後,才發現根本就是台灣易飛網的承辦人,做事草率,沒有照我們的要求處理。明明飯店裡,有的是單人大床,我是一個人住一房,給我兩張小床幹什麼,該補的房差我又不是沒給你。每次想到就覺得很不爽,真想到他們公司去客訴,要不就去消基會投訴。不過還好飯店的人員很快就幫我跟小瑋修正了這個錯誤,讓我們還能開心的繼續接下來的旅程。

由於前一天並沒有睡好,吃完了晚飯後就覺得很累,躺在床上,沒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2006年5月13日 星期六

蛋糕大師...

疑…?!我是什麼時候遇到她的呢?想不起來了…總之不會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就是了。

喔…對了,是在五月的咖啡聚會前遇到的。那天下午,我跟季節香的老闆娘一塊去參加品酒會,林老闆告訴我,那天他跟蛋糕大師訂了兩個好吃的蛋糕,晚點她會送過來,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,或許我們回來時,可以遇見她。 那就算是我運氣好吧!我們回到永和的時候,她還留在那裡喝茶,不過當時我並不知道,所以隨口就問,「蛋糕大師走了嗎?」,哈哈…話一出口,總是要有人出來承認的嘛!!

聽說人家她是國外餐飲學校畢業的,而小黑我最近正好在學做餅乾,這下可讓我抓到機會了!不好好問一下怎麼行。她人蠻不錯的,很熱心的回答我不少問題;至於我問了些什麼問題,就不再深究了,總之都是些初學者會問的笨問題就是了…。

當天晚上聚會的時候,把那兩個慕斯蛋糕拿出來吃,雖然有人說,蛋糕的部份比較粗,不過我覺得,整體的口感很不錯啊!我喜歡那種吃起來很清爽、酸酸甜甜的感覺。

有了這兩塊蛋糕,讓我那天晚上好開心(我尤其特別喜歡左邊這塊芒果慕斯喔!)

2006年5月7日 星期日

我和我的小黑娃娃

前陣子不是很流行「彎彎的漫畫日誌」嗎?一個小女生畫的MSN圖像,紅透了半邊天。不過左一個彎彎、右一個彎彎,MSN的圖像都沒了自己的風格,索性拿起我的滑鼠,給自己弄了個小黑娃娃。

它的名字叫小黑娃娃。小黑娃娃我不想畫的太複雜,一個黑黑的臉伴著兩個空空的眼眶,一隻黑黑的小手,只要能夠清楚的表達我當時的心情就夠了。嗯…我還蠻喜歡它的,已經畫了一整個系列嚕!呵呵!